当前位置:首页 > 重庆 > 反邪园地 > 正文

我的朋友,别再害人害己了!

2016年06月22日 09:46    作者:陈耳东    来源:凯风重庆    [纠错]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空也仿佛被罩上了一块黑布,阴沉而又凄寒,这样的雨季总是会让我想起你在雨中离去的背影,我的朋友,别再执迷不悟,害人害己了!

  李俊是我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那个时候我们一起为隔壁班的女生而翘课,一起在洒满阳光的球场上挥汗如雨,一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翻过校园的围墙在网吧里通宵dota……那个时候的青春记忆里我中有他,他中有我。毕业后,经济的拮据扼杀了他的大学梦,他来到了北京打工,我也来到了北京求学,虽然在同一个城市,时常有电话联系,但却鲜有见面。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李俊说约出来见个面,让我见见他苦追两年的女朋友刘春利,那天下午我们聊了聊过去、现在和未来。时间在愉快的言语中飞逝,我能感受到他笑容里洋溢的满满的幸福。

  没过多久,我接到刘春利电话,电话里刘春利哭泣的对我说:“前几天李俊在路上接到了一份传单,回家之后就对传单的内容疯狂研究,不仅不去工作,还花钱买些乱七八糟的书籍、磁带在家里面打坐修炼……他疯了、彻底疯了。”我多次劝说李俊不要被邪教的歪理邪说迷惑,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但他却充耳不闻,刘春利对他心灰意冷,最终还是与他分手。

  暑假回家,我照例去看望了李俊的父母,本来是想告诉他们李俊的状况,可进门后家里的摆设却震惊了我——大堂中间挂着一副李洪志的画像,屋里面随处散落着各种传单,传单上写着“法轮大法”等文字。李俊的父亲也在家里比划着看不懂套路的“武功”,嘴里也不停的念叨着听不懂的“咒语”。见我来了,李俊的母亲招呼了我,我好奇的问叔叔在干什么,李俊的母亲说道:“你叔叔身体不好,他有家族心脏病史,这个病也遗传给了李俊,一直靠药物控制着病情。前段时间李俊回来过一次,他非常兴奋的对你叔叔说练法轮功不用打针吃药就能治好病,还带回来很多‘法轮功’方面的书籍和录音磁带。你叔叔也是受够了病痛的折磨,病急乱投医也就停了药物治疗练起了‘法轮功’,练了快一个月了身体也不见好转,反而每况愈下,我劝他吃药他却说病根本就不是病,是‘业’,不需要吃药,只要好好修炼法轮功,病自然会消失。还怕再吃药把‘业力’压回去,影响‘消业’,影响‘上层次’。“练‘法轮功’会害了叔叔的性命!”,我竭尽所能地向李俊的父亲解释法轮功邪教的本质,灌输科学的治病方法,可最终被他轰了出来。

  一个多月以后,我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说:“李俊的父亲昨天去世了,死于心脏病,”“李俊知道吗,他回家了吗?”我问道。“他没有回来,他母亲很伤心,嘴里一直念叨着说是‘法轮功’害了她一家人,她想让你去找一下李俊,把李俊带回来。”

  我立即去到李俊的住所,门没有锁,我推开门,看见李俊躺在一堆“法轮功”的宣传册上,身上还盖着许多李洪志的画像,脸色惨白,脉搏微弱。我立即叫了救护车将他送到了医院,医生说他是心脏病发作,如果再晚送过来一会儿就没命了。几天之后,李俊在精心的诊疗下渐渐恢复了意识,我告知了他父亲去世的消息,他听后只是微微一笑:“那是我父亲心不诚,练功不守心性造成的。”“如果我不把你送来医院,你可能早就死了?”我反问道。“你这不是在救我,你是在害我,眼看我马上就要得道“圆满”了,你却将我这么长时间的修炼毁于一旦,我再也没有你这么个朋友了。”话语间,李俊拔去了身上的输液管,跑出了病房,我追了出去,想拦住他,可还是被他挣脱。那天天气晦暗阴沉,细雨沥沥,我看着他在雨中渐行渐远的背影,内心甚是不安。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李俊的消息。

  没过多久,李俊的母亲也去世了,据说她死前曾多次控诉“法轮功”的罪恶,帮助误入歧途的“法轮功”习练者迷途知返,可是她却怎么也帮助不了自己的儿子,最终在内疚和悲伤中含恨而去。

  几年过去了,我还是时常记挂着我的这个朋友,时常想起高中时代我们的放荡不羁,时常想起那些年的欢声笑语。而如今,李俊沦为“法轮功”的傀儡,失去属于自己的亲情、友情、爱情,毁掉了自己的整个人生,这就是所谓的“得道”、“圆满”吗?

  我的朋友,别再执迷不悟,害人害己了!

【责任编辑:悠然】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