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庆 > 健康养生 > 正文

会要人命的热带病

2016年06月30日 16:06    作者:田 茹    来源:健康时报    [纠错]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左)在查阅疫情专报。

  热带病专门医疗机构能提供啥服务:以北京友谊医院的热带医学研究所和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为例,这两家机构的临床和研究历史都很悠久,建立了热带病形态学、免疫学及分子生物学检查体系,除了分别接诊北京、上海的患者以外,还能接待全国及世界热带病流行地区归国的热带病患者,并承担会诊工作。

  比如北京热研所提供服务的方式就有以下几种:1、北京友谊医院热带病门诊、化验室和病房;2、北京友谊医院肠道门诊;3、全国各类医院的热带病会诊工作;4、赴热带地区各类人员出国前的培训、咨询工作,以及回国后有关热带病的检查和治疗工作;5、外宾热带病会诊工作。联系电话:188-1169-5934,010-63138567。

  阅读提要

  不典型

  疟疾发病往往只是头疼和发热,并没有教科书上记述的寒战和高热交替那么典型的症状。建议医生遇到类似情况,多问一下患者有没有近一段时间去过非洲或东南亚地区。而患者自己有相关经历,更应该主动告知医生。

  不重视

  热带病与地域有关,更与贫穷有关。去年埃博拉疫情在西非肆虐,救援队连刷牙都不敢用自来水,要把水烧开了再冷却才敢刷牙洗脸。而即便这样小心,还是有国内的外交官员感染了伤寒,已经严重影响肝功能。

  不预防

  六位打工者在坦桑尼亚施工期间,闲暇之余相约去尼罗河游泳,之后都出现了奇怪的症状,腹痛、腹泻,甚至便血、尿血。回国后三四个月,症状加重,甚至有一位出现昏迷,这才急诊送到了北京友谊医院,结果是游泳染上了血吸虫病所致。

  6月23日,世界排名第四的高尔夫球星麦克罗伊决定不去里约参加奥运了,作为一位准备要孩子的男性,他“不愿意承担”感染上寨卡病毒的危险。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十几位顶级运动员公开表示拒绝里约奥运会,150名加拿大卫生专业人员和学者甚至建议世界卫生组织推迟举办或更换奥运会地点。公开资料显示,寨卡病毒对怀孕的女士,以及准备要孩子的男人和女人来说都有危险,可能会导致胎儿头小畸型和先天性寨卡病毒综合征候群。

  寨卡病毒、登革热、黄热病……这些最近被新闻频繁报道的字眼,统统归属一类——热带病。

  发病迅猛,常被误诊

  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8种最重要和最常见的热带病,主要包括疟疾、血吸虫病、黑热病、锥虫病、丝虫病、麻风病、登革热和结核。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痨病(结核病)、打摆子(疟疾)、血吸虫病后肝脾肿大带来的大肚子,以及丝虫病引起的象皮腿实在太过久远,而真正让这些疾病卷土重来的,是那些去热带地区旅游或者打工的人。

  北京友谊医院热带医学研究所寄生虫病研究室负责人邹洋副主任医师经常会被半夜叫起来前去急诊室会诊。就在最近,急救车载来了来自山西的一位年轻小伙子,昏迷了很久。这位30多岁正值壮年的小伙子,从安哥拉(非洲)打工回家后,就出现感冒发烧的症状,扛到第三天扛不过去了,才去了当地医院,等查明是疟疾的时候,患者已经昏迷,当地医院又没有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只能紧急送往北京友谊医院热带医学研究所进行救治。

  同样,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感染二科黄琴主任这里,接诊的患者也大多吃尽了苦头。

  “在国外打了一段时间工,好不容易回国,结果没多久就发热,而且体温上上下下没完没了。难受得吃不消了,去当地医院后一直被当做普通感冒治,直到出现危象了,才送到我们这里同时抢救原发病和身体脏器衰竭,救回来也是经历了一场死去活来的折腾。” 这类疾病多是热带病中最常见的疟疾。

  “这也不能怪首诊医生,因为实在是太少见了。即便有时候接诊医生已经想到了,但因为不是专业治疗热带病的医院,缺少检查的设备和技术,也无法确诊。”黄琴主任说。

  “另一方面,还是以疟疾为例,很多情况下发病只是头疼和发热,并没有教科书上记述的寒战和高热交替那么典型的症状,确实不好认。”黄琴主任介绍。“所以建议兄弟医院的医生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多问一下患者的经历,基本上都有国外输入性的背景,有没有近一段时间去过非洲或东南亚地区,或家人从那边回来的经历。而患者自己有相关经历,更应主动告知医生。”

  除了去往非洲、拉丁美洲等热带病高发区外,一些我们眼中卫生条件较好的国家或者是旅游胜地,也要提高警惕。

  就像新加坡,素有“花园城市”之美称,特别适合旅游,去留学和旅游的人数众多,然而,很多人不知道,新加坡即便目前也仍是登革热疫区,一直在控制,但仍没有被消灭。

  登革热,是由伊蚊传播的一种急性发热疾病,这种蚊子主要是白天叮咬。感染后会出现发热、关节痛、肌肉痛、皮疹、白细胞减少等症状。在邹洋的门诊中,就经常接诊一些前往新加坡的留学生。

  有位留学生在新加坡的时候就感染过一次登革热,这次回国后不久又发烧了,检查结果显示,抗体阳性,白细胞数降低,血小板低,肝功能损伤,又再次感染了登革热。而这种反复感染的情况十分危险,这是因为,登革热是由四种不同、但却紧密相关的血清型引起(DEN-1、DEN-2、DEN-3和DEN-4)。

  感染一种血清型并恢复后,对该血清型具有终生免疫,但对此后感染的其他三种血清型只有部分和短暂的交叉免疫。如果随后感染其它血清型会增加罹患重症登革热的危险。

  像这种情况,邹洋医生建议,一定要注意防蚊,避免再被感染。 除了新加坡、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巴西、法国、印尼等地被登革热影响外,美丽的巴厘岛也不例外。一对中国年轻夫妻特意来到旖旎之地巴厘岛度假备孕,结果在巴厘岛三天后,两人就开始发烧,回国后高烧不退,也是感染登革热所致。

  防蚊避水是关键

  实际上,登革热、寨卡病毒这些疾病主要源于非洲、拉丁美洲等热带地区。这些古老的疾病,仍然是这些地区的头号敌人。

  “不去实地看一下,在国内很难想象当地的卫生情况有多糟糕。”去年埃博拉疫情在西非肆虐,中华医学会热带病与寄生虫学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随中国救援队前往疫区支援。

  在当地,救援队连刷牙水都不敢用自来水,要把水烧开了再冷却才敢刷牙洗脸。而即便这样小心,还是有国内的外交官员感染了伤寒,还是慢性的,已经严重影响肝功能。“你可以想象么,就在埃博拉疫情最严重传播的情况下,当地死亡第一位的原因仍不是埃博拉病毒,而是艾滋病、结核、疟疾和腹泻,由此可以知道热带病疫情在当地造成怎样的凄惨情境。”卢洪洲告诉记者。

  热带病和地域有关,更和贫穷相关。据世卫组织统计,每年死于热带病的人数要比其他所有疾病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全球热带地区约有80%的青壮年患有各种不同的寄生虫病。在炎热潮湿的热带气候环境下,蚊子、黑蝇甚至蜗牛,连同遭污染的水和虫卵孳生的土壤,使得这里成为热带病最为肆虐的地方。

  “中国其实也是世界上热带病危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既有输入性也有自身防控难点。” 卢洪洲教授介绍,随着热带病的“去国籍化”,热带病一旦蔓延,我国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比如2014年我国广东就暴发了历史上最严重的登革热疫情,全国报告病例4.6万例,并出现多例重症及死亡病例。

  非洲之所以是疟疾重症区,与当地的一种蚊子——按蚊密不可分。而登革热、黄热病、寨卡病毒的传播都与蚊媒关系密切。

  要想远离这些虫媒带来的热带病,最切实可行的方法其实很简单——防蚊灭蚊。没有蚊虫叮咬,也就没有感染途径。“身边有没有患者不好说,但不让蚊子通过叮咬把病毒传到自己和家人身上,是应对虫媒传播热带病的最好办法。”黄琴主任介绍。

  2014年6月登革热疫情暴发时,广州是重灾区。第二年,中山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热带病虫媒控制联合研究中心主任奚志勇教授团队在广州建立了目前全球最大的蚊子生产基地,不仅制造还常常向重点区域投放蚊子。这些都是被注射“绝育疫苗”的雄性蚊子,投放的数量级达到数十乃至上百万,它们抢占野生雌蚊交配后,由于二者所产的卵不能发育,这个病毒媒介就被断子绝孙了。这个听起来奇葩的“以蚊治蚊”办法,让当地蚊子种群数量大大降低,得到当地居民地热烈响应,甚至还有人主动讨要蚊子放回家。

  在气温高于15摄氏度后,蚊虫活动会增加,因此近期无论是北京还是上海等地,疾控中心和爱卫办的工作重心都放在了灭蚊上。对付蚊子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尽量清除屋内外所有积水。包括垃圾桶表面、坑洼地面、花盆托盘、空调外机等。外出则需要身穿长袖长裤,尽量少的暴露身体。

  而对于前往疫区的人们来说,邹洋医生还提醒,白天尽量穿浅色衣服,不要暴露皮肤;可吃些复合维生素B,机体气味改变一下,蚊子就不会喜欢你;还可以多喝些苏打水、柠檬水,碱化血液,减轻症状;夜晚入睡一定要使用蚊帐;并将室内空调调到16℃,蚊虫活动减少,避免叮咬,提高自身防病意识。

  不久前,北京友谊医院热带病门诊一下子接诊了来自同一公司的六位患者。这六位打工者在坦桑尼亚施工期间,闲暇之余相约去尼罗河游泳,而在这之后都出现了奇怪的症状,腹痛、腹泻,甚至便血、尿血。回国后三四个月,症状加重,甚至有一位出现昏迷,这才急诊送到了北京友谊医院,结果是游泳染上了血吸虫病所致。若不及时治疗,长期刺激,往往会导致膀胱癌、结肠癌。

  而不讲卫生,在疫水中游泳或下水嬉戏都容易受到血吸虫病的感染。而且,随着生态旅游的兴起以及游客离开常走的路,越来越多的游客感染血吸虫病,有时伴有严重的急性感染和异常问题,包括脑炎。邹洋医生提醒,预防血吸虫病,一定要注意避免接触被感染的疫水区,不要贸然前往游泳嬉戏。

  这些地方专治热带病

  其实只要多留一份心,早些找到专科医院确诊,通常治疗起来把握还是挺大的。

  国内很多地方设有专门的热带病研究所,研究所往往依托大医院。这些专科医院通常有几代人传下的检验和治疗经验,能迅速确诊疑难热带病。

  在北方地区,北京友谊医院的热带医学研究所是我国最早的热带医学研究所之一,有一批经验丰富的热带病专家、临床医师出诊。广泛开展疟疾、利氏曼病、血吸虫病、罗阿丝虫病、肺吸虫病、肝吸虫病、脑囊虫病、广州管圆线虫病、曼氏裂头蚴病等多种寄生虫病的诊断与治疗。近年来,该所还开设了北方第一个麻风病专家门诊。中国著名麻风病学专家李桓英教授创造性地在国内及国际上率先开展了对麻风病的有效治疗方法“短程联合化疗”,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各种寄生虫和病原体都会导致腹泻,在该所肠道门诊,能进行腹泻原因的识别。

  而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则是华东地区乃至全国最负盛名的传染病医院之一。作为复旦大学附属三级甲等医院、全国传染病医师进修教育培训基地,该院不仅治疗疑难杂症实力强,检查实力也很强。黄琴主任介绍,如疑似疟疾、黄热病、登革热等病例最好能在第一时间前去确诊,通常都能取得很好的治疗效果。而黄琴主任还介绍,企业如果统一组织员工去热带病高发地区务工,最好能和当地疾控中心联系,提前掌握热带病预防和诊治的相应知识,免得吃苦头。

  此外,还有广州中医药大学热带医学研究所、南方医科大学热带医学研究所、海南热带病研究所等科研机构。一旦确诊为热带病,患者往往会被送到当地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防护治疗。

【责任编辑:孙明明】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